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另有圖謀

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另有圖謀


  “豈止不是泛泛之輩,他身上還有一樁天大的……”

  鳳天仙使說道此處,猛然發現自己有些得意忘形,差點失言,連忙硬生生將“隱秘”二字吞了下去。

  “那仙使打算如何處置此人?”陸川風見狀,沒有刨根問底,只是笑了笑,說道。

  “陸宮主先將此人禁錮囚禁,待我上報天庭之后,再做決斷。經此一事,你我二人便算是立下了一樁潑天功勞,之后必有豐厚報酬。”鳳天仙使笑意不減,說道。

  陸川風聽聞此言,面上并無異樣,心中卻是腹誹不已。

  抓捕韓立明明是自己一力為之,怎么眼前這位仙使大人不過是上下嘴皮子一碰,就變成了他們兩人共同的功勞?

  若是再由他向上一通報,只怕這功勞大半都得落到他身上了。

  “勞煩陸宮主幫我護法一二,我要通過神魂法盤,將這里的狀況直秉天庭,施法期間切不可被打斷。”鳳天仙使自然不知道陸川風心中不滿,仍是笑著說道。

  “仙使放心施法,這里就交給我了。”陸川風點了點頭說道。

  鳳天仙使聞言,也不顧自己重傷未愈,當即盤膝坐了下來,手腕一轉,取出一塊餐盤大小的白色玉盤,捧在了身前。

  只見其雙手一掐法訣,并指朝著白色玉盤上虛空一點。

  那白色玉盤便懸空而起,懸浮在了他的身前,其上銘刻著的環形符紋一層層亮起,上面浮現出一個個獨立的符文,沿著環形符紋的軌跡飛快運轉起來。

  鳳天仙使見狀,雙眼一闔,口中隨即響起陣陣吟誦之聲。

  與此同時,其身外亮起一圈圈白色晶光,眉心出也浮現出一枚環形符紋,從中投射出一道白色光芒,映入了法盤之上。

  法盤隨即微微一顫,從中蕩漾出一陣陣水紋般的光波。

  就在此時,被凍結成了冰雕的韓立,身上白色光芒忽然一斂,一層暗紅色光芒重新亮起,一股強大至極的血脈之力驟然爆發開來。

  在幾番嘗試無果的狀況下,韓立催動了體內的真靈血脈,與天煞鎮獄功結合之下,周身頓時起了變化,開始朝著三頭六臂的神魔形象轉化。

  只是在極寒的冰屬性法則之力壓制下,這樣的轉變過程變得十分緩慢,并不能一蹴而就。

  韓立在心底爆發出一聲嘶吼,直接放棄了對心脈臟腑的保護,令精炎火鳥出于體外,融化那層極寒堅冰,幫助血脈之力盡數發揮出來。

  “唉,這個時候,就別給我添亂了。”眼看著其轉化即將完成之際,陸川風嘆了一口氣,說道。

  一語說罷,他抬袖一揮,袖口處一道藍色符箓驟然飛出,落在了韓立身上。

  符箓加身的瞬間,韓立周身血脈頓時凍結,整個人的血脈流動也在瞬間停止,體內真靈血脈自然也無法繼續運轉,所有努力功虧一簣。

  被韓立這么一耽擱,陸川風移目去看鳳天仙使時,就發現其身前的白玉法盤上光芒一顫,一道模糊的人影已經開始凝聚而出,將成未成。

  就在此時,異變陡生!

  只見陸川風閃電出手,掌心之中一道精血飛出,在其手掌正中央處,化作一道血字符紋,朝著閉目盤坐的鳳天仙使頭頂一拍而下。

  一道凝如實質的藍色光柱從其掌心驟然生出,瞬間灌入了鳳天仙使的體內,只發出了“噗”的一聲輕微響動,便沒有了蹤跡。

  鳳天仙使頓時如遭雷擊,雙眼霍然睜開,瞳孔四周遍布血絲,可詭異的是,那血絲并非是殷紅顏色,而是深藍之色。

  他嘴唇微張,喉頭動了動,卻沒能發出半點聲音,只有一道藍色霧氣從中流出。

  下一瞬,其整個身軀就從內到外,化作了藍色冰晶,身前那塊白玉法盤也不例外,從半空中跌落下來,直接摔碎成了冰碴。

  “仙使大人,對不住了。”陸川風長出了一口氣,緩緩說道。

  說罷,他一揮衣袖,一道勁風席卷而過,鳳天仙使的身軀直接破碎開來,連同元嬰神魂一起,化作了一片藍色晶粉,灑落滿地。

  陸川風看了一眼其跌落在地的儲物鐲和儲物戒,根本沒有絲毫拾取探查的意思,手掌朝前一探,一層藍色寒霜便將其包裹起來,直接也碾成了齏粉。

  韓立目睹了這一幕,心中已然驚訝到了極點。

  若是之前天星尊者偷襲鳳天仙使已經足夠讓人震驚,那眼下堂堂金源仙宮的宮主,竟然也對天庭仙使下手,并且干凈利落,狠辣到了極點,就更加讓人不可思議了。

 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不等韓立想明白,九元閣內就接連響起了一陣“砰砰”作響之聲。

  那些佇立在韓立身邊的十數座冰雕,一個接著一個砰然碎裂開來,皆如鳳天仙使一樣,化作了一片藍色晶粉,鋪滿地面。

  最后,獨獨只剩下了韓立一個。

  此刻,不用極寒之力冰凍,韓立的心也已經降到了冰點,他可不相信這陸川風是來救自己的,否則之前完全沒有必要將自己冰凍在此了。

  對于自己的處境,韓立從來不介意以最壞的打算來考量,這也是他能夠在仙域闖蕩,卻安然至今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瓶靈前輩,瓶靈前輩……”

  韓立心中呼喊不停,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無法使用仙靈力和時間法則之力的緣故,還是什么其他原因,掌天瓶的瓶靈卻始終不曾回應他。

  沒有瓶靈幫助,眼下他是絕無可能脫身的。

  就在他打算拼著重傷施展一些非常手段,以謀求一線生機之時,令他意外的一幕卻出現了。

  只見陸川風忽然抬手一揮,一道藍色光芒從上方落下,如一陣旋風卷過了韓立周身,那層籠罩在他身上的極寒堅冰,便在這層藍色光芒中融化消失。

  韓立重獲自由之后,心中雖是驚疑不定,但仍是第一時間將精炎火鳥收入體內,重新遮蔽了身上所有氣息。

  “呵呵,你不用這么謹慎,在我的靈域空間內,不會有絲毫氣息外泄的。”陸川風瞥了一眼他,緩緩說道。

  “你也是輪回殿的人?”韓立心中戒備不減,問道。

  “和傳聞中的一樣,謹慎得有些過分了。不錯,我的確是輪回殿的人,潛伏在天庭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,此次這么一鬧,也就徹底暴露了。”陸川風笑道。

  “這……”韓立看了一眼滿地狼藉的大殿,有些猶豫道。

  “想問什么就問吧,有些事情你可以知道。”陸川風無所謂道。

  “這就是輪回殿所策劃之事?我可不信,整個輪回殿謀劃這么久,只為了刺殺一位天庭仙使。”韓立蹙眉說道。

  “哈哈……當然不是,如果只是為了殺這么一個廢物,就將我和天星尊者的身份同時暴露出來,那也太過得不償失了。這只是所有環節中的一環,不過殿主之前說過了,后面的任務你可以不必牽涉進來,所以你也不用知道。”陸川風聞言,笑了笑說道。

  韓立聽聞此言,眉頭微微一皺,有些疑惑,為何輪回殿主會特意提及自己?

  不過這個問題他并沒有問出口,只是說道:

  “那現在該怎么收拾這里的爛攤子,九元觀那邊應該很快就會發現這里的狀況吧?”

  “這里的氣息暫時沒有泄露半點,除了你,所有人的痕跡我都會抹去,九元觀想要弄清楚怎么回事,還是要花些時間的。不過沒關系,本來也就是要讓他們知道的,否則這亂子始終惹得……還差那么一口氣。”陸川風眉頭一挑,說道。

  他此時的神態模樣和往常截然不同,看起來沒有半點往日謙和溫潤的樣子,反倒顯得有幾分恣意自在意味。

  說罷,他手腕一抬,隨手拋過來一樣事物。

  韓立略一遲疑,還是伸手接了過來,一看之下才發現是一塊九元觀內門弟子的令牌。

  “之后你要改換一下面目,不能再以常戚的身份出現。”陸川風囑咐道。

  “多謝前輩。”韓立點了點頭,說道。

  “行了,去忙你自己的事吧。”陸川風伸了一個懶腰,像是將往日偽裝卸下之后,多了幾分輕松暢快,扭頭對韓立說道。

  韓立聞言,抬手在自己臉上一抹,原本屬于常戚的那張臉就開始扭曲變形,最終變成了一個容貌普通,眉眼細長的少年的模樣。

  隨后他身上光芒一閃,身上衣衫也變作了一套輕紗道袍。

  韓立將那塊令牌掛在腰袢后,沖陸川風一抱拳,轉身便朝著殿外走去。

  這時,他便看到地面上那些湖山宗修士們,已經破碎的尸身齏粉,正在一點點的融入陸川風的靈域之內,直至所有氣息全部消失不見。

  韓立眼眸微微抽動了一下,仍是感到有些心有余悸。

  等他出了九元閣后,立即身形一閃,朝著廣場外的一片山林疾走而去。

  片刻之后,九元閣中一道白虹沖天而起,射向了天邊。

  本就已經傷痕累累的大殿,隨即在一陣“轟隆”聲響中坍塌了下去,激起了大片煙塵。


  (http://www.cuzkap.icu/xs/17/17478/529485539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uzkap.icu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捕鱼达人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