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重生之草莽英雄 > 170 你害的周立忍?

170 你害的周立忍?


    (感謝書友20181114094014449的兩次打賞和月票,話說您能不能改個名?感謝T777的月票。)

  九龍議員周元亨,已經一段時間沒聯系過。

  股災之后,他的資產大幅縮水,現在的身家,估計跟周峻差不多,坐擁幾千萬資產。

  周元亨歷經多少大風大浪,即使資產縮水,還有重頭再來的勇氣,還不至于打擊太大,但兒子的身亡,卻給他帶來極大的傷害。

  中年喪子,還是唯一的兒子,其中的悲苦,只有自己知道。前段時間,他一直在調查兒子的死亡情況,為何會從樓頂掉下,為何會跟陳利死在一起。

  摸索了多天,發動了所有的力量,周元亨基本掌握了內情。

  所以,今天并不是周峻約的周元亨,而是周元亨先約的周峻,他想從周峻嘴里得到答案。

  剛入夜,九龍半島酒店,燈光熠熠,燦若繁星。

  周峻的虎頭奔停到酒店門口,就有服務生過來開門,“歡迎光臨!”

  殷勤地引導,服務相當到位。林北貢不放心,親自泊車。由唐英雄陪著周峻上樓。林北貢一聲口哨,示意莊達飛盯著車子,這種時候,就怕有人做手腳。

  香江搵食,尤其是經濟下滑的時候,妖魔鬼怪都冒出頭,巧取豪奪,殺、劫、盜層出不窮,運鈔車都敢搶,何況是剛發展起來的大佬,這些人一不小心就要被吞掉。

  周峻本就怕死,有點資產,就更怕死了,精神一直緊繃,出門在外,沒帶幾個保鏢,都擔心有危險。

  最近幾個月,香江犯罪率急劇攀升,警方人手嚴重不足,不時傳出搶劫事件,鬧得滿城風雨,人心惶惶。

  周峻走進大廳,掃視周圍,才踏上電梯。

  “大佬,周元亨似乎沒有安排潛伏者。”林北貢匆匆趕來,悄悄在周峻耳畔說了句,“阿飛藏著停車場,應該沒問題。”

  周峻點點頭,周元亨能將身家做大,還能競選上九龍議員,絕對不是沒手段之輩,無論如何,面對這樣的人,都要提起十二分精神。

  “提醒一下,注意服務員。”周峻嘀咕一句,走出電梯,在服務員的引導下,推開包廂門。

  包廂內,周元亨身形削瘦許多,更是生出滿頭白發,看來這幾個月過得并不怎么好。

  他坐在主位上,等包廂門開,才抬頭看向周峻,沒有任何表情,稍微抬手,“大佬峻來了,請坐。”

  周峻微微笑,“周生好雅興,還記得約晚輩出來食飯。不知有何見教?”

  大馬金刀坐在對面,林北貢和唐英雄跟周元亨的保鏢一樣,如同樹木杵著,一動不動。四個保鏢面目相對,都從對方眼里看到敵意。

  周元亨點燃雪茄,“有件事,向大佬峻請教。”

  不知不覺之間,周元亨對周峻的稱呼,已經從周峻到阿峻再到大佬峻,這是對他身份的認同,也代表著周元亨的變化。以前抱著周峻送錢,他出面提攜的心思,叫他一句阿峻,還有份同鄉的情誼,現在大佬峻的稱呼,明顯已把他當成生意場的對手。

  周峻沒有說話,等著周元亨繼續說,即使他已經猜到周元亨要問的是什么。

  周峻掏出烏克蘭帶回的特供“轟炸機”香煙,沒過濾嘴,裝到特制的過濾器上,擦燃火柴,慢慢品味。

  “立忍是你害死的?”

  “周生說的什么?我怎么聽不懂?”

  周峻面色平靜,眼睛直視周元亨,沒有任何不自然,相反還十分坦然。周立忍真不是他害死的,而是跟陳利在頂樓爭斗,雙雙跌下樓頂。

  “我查過陳利這人,他也得罪過你。”

  “得罪過我的就該死?就會死么?周生這話說的,讓我怎么接?這話可不是您的水平。再說了,得罪我的人這么多,他們死光了嗎?”

  周元亨一直盯著他,“爛仔沒有秘密,我知道,陳利被你的人帶走,后來出現在樓頂。我只是不知道,陳利怎么會出現在金亨公司樓頂,請大佬峻不吝賜教。可憐我一個死了兒子的老頭子。”

  “周生言重,立忍我也熟,對他的死,我深表遺憾。”周峻正色道,“但在周生面前,我沒必要說其他,我就說一句,沖您的身份,我就不會把立忍怎么樣。”

  周元亨怎可能相信,陳利跟莉莉有染,傳到周立忍耳朵里很久了,這種事,會跟周峻沒關系?再說了,周立忍的性格特點,被周峻拿捏得死死的,周峻要耍弄一遭,簡直是輕而易舉。

  “立忍幾次得罪過你,我代他向你道歉。小孩子不懂事。不過,人死為大,希望大佬峻大人大量,不再計較,讓他死個明白。”

  不依不饒,一定要從周峻嘴里挖出話來。

  周峻噴出煙霧,冷笑一聲,“周生要繼續這樣說,我覺得我應該先走。毫無證據,空口無憑,這不是您的作風。我能理解失去兒子的情緒,但決不允許您把屎盆子扣在我頭上。”

  他站起來,作勢離開。周元亨身后的保鏢突然一動,其中一個把手放在腰間,周峻身后的兩個保鏢反應更迅速,林北貢甚至把身體擋在周峻前面。

  雙方僵持了一小會,周元亨搖搖手掌,“不關大佬峻的事,多謝大佬峻,今天抽空過來聽我這老頭子胡說八道。”

  周峻再次微笑,“周生還是沒把我當成自己人。當然,這不重要,您曾經支持過我,這份情屬于您,如果有需要,隨時開口。我先回去。”

  不錯,周元亨曾經在周峻起家的時候,支持過他,幫他在香江站穩腳跟,周峻也因此付出過幾百萬的代價。要是那幾百萬沒讓出去,他現在的身家肯定破億。

  無論如何,周元亨幫助過周峻,周峻不會對付他。周立忍不一樣,三番五次捋虎須,還多次謀劃想弄死周峻,一次比一次狠。

  周峻教過他做人,希望他學乖,不過周立忍非但不學乖,還變本加厲。熊孩子就要吃教訓,自己不小心跟陳利一起“殉情”,關周峻什么事?

  剛到門口,莊達飛已經在車里等候,“大佬,剛才有兩在爛仔想對車做手腳,被我打斷手腳。”

  “記得賠錢,你可是合法的生意人。”周峻面無表情,把手里的特供“轟炸機”香煙丟給幾人,“聽趙大明說,這包香煙能當護身符,今天專門拿出來試了下,我看沒什么效果,周元亨好像認不出來,也許香江距離政氵臺中心太遠,生意人沒有足夠的政氵臺敏感性。”


  (http://www.cuzkap.icu/xs/99995/99995744/510070232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uzkap.icu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sw.com
捕鱼达人1 排三和值连线走势图 街机游戏新快三手机版 股票开户流程 辽宁11选5一定牛 炒股怎么炒才能赚钱 江西11选5全天人工免费计划 微信股票交流群 贵州快三追号 福彩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东方6+1历史开奖结果 pk10官方软件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一定牛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安徽快三今日预测 韩国股票指数 七乐彩近一百期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