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重生之草莽英雄 > 132 邀約

132 邀約


    元朗,某小型制藥廠,藥液氣味濃郁,散發著陣陣惡臭。

  幸好制藥廠遠離居民區,否則單這散發的氣味,就要成為污染源,群眾肯定找部門舉報。

  和利勝社團坐館“大刀隼”黎隼坐在桌前,半睡不醒的樣子,叼著煙啪嗒啪嗒,動作慢慢悠悠,不時抓起紫砂壺,在嘴里含一口,“竹少,您說的是真話還是笑話?”

  他很小心,經營夕陽社團,自然要小心翼翼。胡友竹之前跟周峻有利益聯系,特別是他開辦藥廠的錢,還是找周峻抵押得到。

  如今突然翻臉,即使說得情真意切,黎隼還是不敢相信。他四十歲上下,身材削瘦,一襲長衫之下,隱藏著結實的腱子肉。

  要沒有黎隼的撐持,和利勝早就倒下,被大社團吞得一口不剩。面對金主,他希望抱住大腿,又希望保持獨立性。他已讓人跟蹤周峻,卻不讓胡友竹知道。

  “仆街,你看我的樣子,像是說笑嗎?”胡友竹罵了句,“盯著周峻而已,不用這么小心吧?還真以為很多人盯著你?要不是我,你們早就散伙啦!”

  有錢任性,胡友竹把腳放在桌上,點燃雪茄,啪了一口,舒坦。短短半年多時間,胡友竹已經從無所事事的胡家二公子,成長為香江有數的制藥商人。

  他的藥廠,在短短半年多時間內,盈利一千多萬,分到他手里的,就有500多萬,可謂是暴利中的暴利。這一次,他腦袋很清楚,劉釗驊和內地來的周海山,都認識周峻,他沒讓兩人知道,單獨交代黎隼。

  黎隼對著紫砂壺吮吸一口,慢慢點頭,“竹少安排的,我一定叫人辦妥。不知是讓他斷手斷腳,還是直接要他命。”

  斷手斷腳和要人命的價格,完全不一樣。幾萬元就能斷手斷腳,人命的話,沒有20萬辦不到。尤其是周峻這種,身邊有人保護,必須更高的價格。

  胡友竹丟出一沓金牛,“這是8萬,斷一條手臂。我再去醫院看他。然后,你們繼續盯著周峻,我隨時買他命,給你50萬。”

  周峻詭計多端,軟硬不吃,胡友竹又不是沒說過回購股份,但都被周峻拒絕。既然要撕破臉,就不再留情,只要股份回來,他立即痛下殺手。

  他猜測,周峻可能已知道他藥廠的秘密,否則怎么會多次拒絕幫忙帶貨。胡友竹自覺想帶周峻一起發財,是為他好,可惜,周峻不領情。

  不領情又知道太多,還不如永遠閉嘴。胡友竹也不希望股份的事情,太多人知道。社團下手的,不關他的事,最后,他還打算幫周峻把兇手找出來,繩之以法。

  生意做完,朋友情也能盡到。胡友竹想了想,不由露出笑容,“我真夠朋友。”

  啊……咻……

  周峻打了個長長的噴嚏,揉揉鼻子,見鬼,最近是不是又被誰念叨上了?莫名出現不很舒服的感覺。

  “剛才說到哪里?”周峻看向前面的周嘉玲,“我們提出應訴是嗎?繼續說下去。”

  “好。我們金鑫服裝已在前日發出應訴聲明,并同時告知德寶方面,將想法庭提請訴訟。他們是誣告,我們完全可以打贏這場官司。”周嘉玲很滿意自己的決斷,“如果律師動作夠快,我們能在6月份完全搞掂這件事。維護公司的利益和形象。”

  周峻指尖慢慢敲著桌面,“開庭不用著急,慢慢跟他們磨,雙方完全可以溝通,最好拖到《秋天的童話》上映。”

  周峻沒有說多,只讓周嘉玲去處理。此中緣由,相信她很快就想通。

  他給周嘉玲倒了杯咖啡,自己端起茶杯,品了一口,熱氣騰騰,舒服。周峻看著眼前眉頭緊蹙的長腿美人,又慢慢開口,“假設我出資買下布康銀行,你覺得劃不劃算。”

  周嘉玲沉吟一會,顯然有準備,“峻少,恕我直言,布康銀行并不是合適的收購對象。第一,他雖然在招股書上號稱有3億資產,其實只維持著最低實收股本,就是持牌銀行1億元,持牌接受存款公司7500萬元,注冊接受存款公司1000萬元。”

  這些數據,都是按照1986年新修訂的《銀行業條例》提出,布康銀行只維持最低的運營模式,所以從資金額度來說,并不優質。

  “第二,我們觀察過這家銀行的報表,他們很多數據都是左手轉右手,我猜測布康銀行沒有保持25%的可變現資產。銀行的錢,可能被轉到前段時間的救市上面。”

  按照規定,所有銀行1個月內到期或1個月內可隨時提取的存款,至少保持25%的“可變現資產”,這些資產包括庫存的港幣現金、可隨時兌換港幣的外幣、同業往來存款凈額、1個月內可償還的貸款,等等。

  周嘉玲十分專業,講起來頭頭是道,“峻少如果想買銀行,我覺得廖創興、廣安、永亨都是不錯的選擇,他們有外資控股,但只要運作得當,我們完成持股,擁有決策權,問題不大。”

  周峻笑笑,他選中布康,看中的就是股權簡單,糾葛少,還有不少問題,以后股權集中到手里,才是根本目的,他放眼長遠,不在乎幾年的盈虧。

  “我要的,只是布康的牌子,至于多少資產,優不優質,我并不在乎。即使捂著幾年不賺,都沒問題。再說了,要是布康銀行資本優質,沒有問題,我還怎么吞得下?我在股市才幾千萬資金,想吞下一個銀行,自然只能找些病貓?要是能吞下大銀行,我就不用等時機。”

  周嘉玲愣住,她忘記考慮周峻的實際資本。以為周峻盯著布康銀行,定然會從內地引進資本,只要1個億左右,再好好運作,買下布康有相當大的概率。

  沒想到周峻玩得更大,竟然想蛇吞大象,用區區三千萬不到的資金,就想買下布康銀行,她不知怎么運作。

  “峻少的意思?”周嘉玲挺直胸膛,心跳有點快。

  “你獨自做收購準備,這件事,我不希望第三個人知道。”周峻站起來,“我記得,只要收購的股份超過35%,就要聲明全部收購,所以,這件事沒那么快實行。我想,會在10月份左右,現在是6月初,你還有4個月時間。”

  電話響起,赫然是二少胡友竹。

  “竹少,有何貴干?噢,真不巧,今天正好約了香江大學的老師,協助討論《九七政制模式建議書》,我被校長點名參加。”周峻微笑著拒絕胡友竹的邀約。

  今天打了幾個噴嚏,不是很舒服,懶得出門。

  “行,就定明天晚上,我在半島酒店做東,峻少一定要賞臉!”胡友竹不由分說掛斷電話。

  “嗯?”周峻面露疑色。


  (http://www.cuzkap.icu/xs/99995/99995744/512646910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uzkap.icu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sw.com
捕鱼达人1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安徽快三人工计划 最新22选5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前一走势图表 六合网站一头一尾中特 西南证券股票代码 贵州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香港杀一波最准网站 湖北11选5快乐彩走势图 福彩福建快3 幸运飞艇7码滚雪在线计划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 贵州快三查询别出号码 体彩海南4十1举例 股票k线是什么意思